郑州雕塑贴金事件续

         最近,郑州市政府正集中建设一批城市景观雕塑,其中一座名为《金色的梦》的雕塑,造价200万元,有关方面要以5万多张、约1公斤重的金箔“贴身”,在市民和网友中引起轩然大波。
人们质疑,究竟是给雕塑贴金还是给领导贴金?是不是又一个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这样的公共投资是怎样决策的?纳税人的钱到底应该怎样花?围绕一连串公众质疑,“新华视点”记者进行了追踪调查。
公众:是给雕塑贴金?还是给“面子”贴金?
1月18日,郑州市郑东新区如意河畔看到,20多米高的雕塑《金色的梦》仍被脚手架包裹着,九组“U”字形体叠加而成的麦穗造型的不锈钢主体已完工,工人正在进行表面处理。郑州市城市雕塑建设项目部证实,《金色的梦》是郑州市政府投资200万元建设的大型雕塑,以金色的茁壮的麦穗,意喻河南作为农业大省对我国粮食安全的重要贡献。按照设计,将用5万多张、重约1公斤的98%的金箔贴覆,金箔价值达22万元。
此消息一经网上披露,立即引发公众关注,质疑声几乎一边倒,如:“给雕塑贴金有没有必要,铜铸行不行?”“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到底给谁脸上贴金?”网民丁利明在大河网刊发评论《“金色的梦”是一场“金色的梦魇”》,引来大量跟帖。丁利明认为,城市形象内涵极其丰富,雕塑贴金提升不了郑州的形象。郑州在全国大城市中并不算“显贵”,却非要将公共财政花在摆阔、贴金上,不能不说决策者的思路偏离了以人为本、城建为民的正确轨道。
记者在郑州街头随机采访,一位姓周的市民说:“没必要花那么多钱贴金箔吧,我们欢迎雕塑美化城市,反对的是不顾实际,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另一位姓杨的市民说:“拿纳税人的钱,在城市雕塑上贴金,这笔开支是否列入财政预算?是否经过人大同意?是否经过纳税人的同意?”
记者注意到,除了讨论雕塑该不该贴金之外,更多公众把目光盯在公共财政如何监管上。一些郑州市民和网民表示,如果是个人或企业投资建设的雕塑,就是用金疙瘩咱也没意见,政府如果乱花纳税人的钱,百姓就得说点什么了。郑州城市建设乱花钱的例子不胜枚举。如一些城市主干道人行道的地砖,平均两三年换一遍,一些路灯、信号灯更是更换频繁,同雕塑贴金一样,这些都是浪费公共资源的行为。
政府项目部:贴金是艺术的需要,决策程序完全合法
就雕塑贴金箔一事,记者采访了郑州市城市雕塑建设项目部有关负责人。据了解,该项目部直接隶属于郑州市政府城市雕塑建设领导小组。项目部负责人孟祥岭介绍,城市雕塑是公共环境中最富人性化的要素,是体现城市品位和精神风貌,传承城市文化的重要载体。郑州市城市雕塑起步较晚,2007年市人大常委会通过了“郑州市城市雕塑总体规划”。依据这个规划,2008年以来,郑州市政府投资6000多万元,集中建造了23座城市雕塑,《金色的梦》是其中之一。
对于群众提出的种种质疑,孟祥岭说:“我们本着宁缺毋滥的原则,力争把每件雕塑都做成郑州城市的闪光点。每件雕塑建造的全过程都经过了合法的程序。”
另据项目部工作人员冯银安介绍,这批雕塑从2008年初面向全国公开征集作品;2008年8月邀请全国知名专家组织评审;2008年9月评审结果出来后,雕塑的小样曾在商都艺术馆向市民公示了一周;按照年度城市建设计划分批制作,每件雕塑制作单位的确定都采取了公开招投标的办法。
对雕塑《金色的梦》贴金箔一事,冯银安解释说,其实早在此项目制作招标前,项目部与设计者--深圳南山雕塑院院长张树国先生就反复研究过,曾设想过以铜铸、镀钛合金等工艺替代贴金箔,但是,要么工艺达不到,艺术效果出不来;要么造价更高。最终确定最优方案为贴金箔。
“对于市民的质疑,我们感到很委屈。”冯银安说,工程按规定走了程序,没想到群众还有这么多意见。她说,城市雕塑是公共艺术,老百姓有各种意见也是正常的。但是,目前也不能因为有这样那样的意见就把工程停下来。半拉子项目会造成更大的浪费,使原本的艺术精品变为城市垃圾。
专家学者:走程序不能走过场,公共财权要接受监督
郑州城市雕塑“贴金”事件引起专家热评。中国城郊经济研究会会长包永江等学者认为,贴金雕塑备受关注有现实背景。当下,国际金融危机尚未彻底退却,国内日用品正普遍涨价,公众对未来生活质量的预期存在不确定性,大家期待政府部门办事更务实、更透明。显然,郑州斥巨资给雕塑贴金损伤了政府公信力,加剧了百姓与政府部门间的隔阂。
针对“雕塑经过专家评审,雕塑设计方案及小稿曾公开展示,征求过市民意见”的说法,郑州大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授提出,这是“懒政”的托词,虽然程序都走到了,但是,当时公示主要展示雕塑的造型,没有具体讲要用那么多金箔,也没有讲要花那么多钱。如果公示时公众对雕塑贴金有深刻认识,何来如今的广泛质疑?
“或许作为艺术品,雕塑贴金并没有什么错,但是随着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实施,公众对公共财政支出的关注度越来越高,这是各级政府需要积极面对的。”武汉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伍华军说。
近年来,全国各地城市建设力度很大,由于透明度差,在城市规划、城市建设、城市拆迁等领域腐败案件频出,影响了一些地方政府的公信力。中央党校研究室赵杰博士认为,公众对郑州雕塑贴金现象引发的热议传递出一种信号:政府必须从程序上规范财政支出,使纳税人知道公共财政的投向,只有这样,政府办的好事,市民才买账。
“就市民普遍关心的城市建设而言,政府应该区分哪些是纯公共产品投资,哪些是准公共产品投资,尤其是像城市雕塑这类准公共产品投资,必须要广泛征询民意,慎重投资。”赵杰说,我国仍是发展中国家,贫富差距较大,城市建设应始终遵循节俭的理念,“像巴黎和伦敦的地铁都极发达,但其地铁站却比北京、上海的朴素得多。”

快递今日最新新闻【今天最新新闻】:转载请保留中国物流网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