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冷链物流一体化:打通县城一级冷链,最初一公里建设是关键!

    全国冷链物流一体化:打通县城一级冷链,最初一公里建设是关键!
高温的夏季“跑货”,分秒必争,冷链物流更显重要。然而,我国冷链市场发展较快体量较小,目前仍存在巨大的市场缺口。
“包括药品冷链物流在内,我国冷链物流规模也才5000亿元,这一市场规模远远不够,按照我国的消费体量,我们预测未来国内冷链物流的市场体量将达到3万亿-5万亿元。如果同发达国家执行同一标准相比,我们还有2-3倍的提升空间。”快递物流专家赵小敏认为。
同样地,我国冷链物流也面临一些现实问题需要克服。中集冷链发展有限公司前总裁、制冷专业博士刘海波认为,“最初一公里”和“最后一公里”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为加快补齐物流基础设施短板,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下达2022年城乡冷链和国家物流枢纽建设专项中央预算内投资14亿元,加码冷链物流,升级物流基础设施。
自2021年12月,国务院首次印发《“十四五”冷链物流发展规划》以来,发改委、交通运输部、国家铁路局、财政部、商务部等多部门先后发文,表态支持促进冷链物流发展建设。
政策利好连续释放之下,叠加疫情催化、消费升级、技术进步、生鲜电商发展等多因素共同推动,我国冷链物流进入爆发前夜。
 
2021年10月30日,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白马乡白马村村民在冷链物流中心。
冷链进入爆发前夜?
未来至少要有十家千亿规模企业
冷链物流是指将易腐烂的货物冷冻保存在低温环境中,将货物进行运输储存和销售,从而保证易腐烂货物的质量。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食品冷链发展较晚,目前我国食品冷链已初步形成,但冷链物流建设不成熟。
浙商研报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城市居民人均冷库容量仅为0.13立方米,低于全球平均的0.15立方米。此外,2018年中国果蔬、肉类冷链流通率分别为25%、39%,腐损率为15%、8%,与发达国家相比存在较大差距。
据中物联冷链委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冷链物流市场规模达3831亿元,同比增长13%。另据中商产业研究院预测,到2022年,我国冷链物流行业市场规模将突破4500亿元。
赵小敏认为,我国冷链市场发展较快,但体量较小,目前仍具备巨大发展空间。根据其提供的数据,2012年左右,整个中国的冷链规模在800亿~900亿左右。最新数据显示,包括药品在内,冷链物流规模超过5000亿。“事实上中国最终能达到3万~5万亿的规模,按照现在我们的消费构成和产业结构来看。”赵小敏说。
赵小敏表示,也正因看到了巨大的市场缺口,国家近两年密集发布政策,助力行业快速发展。
贝壳财经记者梳理发现,仅2020年一年之内,国家就为冷链物流行业出台了8个扶持政策文件。
2021年12月,发改委发布《“十四五”冷链物流发展规划》。作为冷链物流行业第一个五年规划诞生,其更是进一步确立了冷链物流在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重要地位。
有了顶层设计以后,到了2022年,政策发布更是密集,发改委、财政部、商务部、农业农村部、铁路局等多部门先后或单独、或联合发布文件,从物流、财政、税收、资金等多维度为冷链物流发展提供支持。
赵小敏认为,上述政策中,较为值得关注的是,今年3月份,财政部等三部门发文,表态支持实施县域商业建设行动,其中提到完善冷藏、陈列、打包、结算、食品加工等设施设备。
“因为财政部发文都是有预算计划的,那就意味着庞大资金会进去。限制冷链物流发展的最后一道防线就没有了。”赵小敏还表示,除了政策推动和中国消费水平迭代升级,疫情带来的意识统一,也是推动冷链进入爆发期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疫情的原因大家都认识到冷链运输安全的重要性,市场上形成了共识,现在就是企业和行业全面干活儿的时候了……所以我们认为接下来3~5年,在这个领域至少要有十家千亿规模的企业。”
企业争相“上链”背后,含“冷链量”几何?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尽管政策频发,但目前冷链市场的资本动作并不突出。
冷链物流可以概括分为上、中、下三个环节。上游:冷鲜食品(药品)生产和存储;中游:跨地冷链运输,设备需求主要为冷库、运输车;下游:生鲜、预制菜等“最后一公里”的配送,设备需求包括冷柜、配送箱等。
三个环节涉及公司众多。在“冷链物流”的风口之下,一众上市公司也纷纷争相“上链”。但记者注意到,多数上市企业仅是部分业务涉及冷链物流,专业性冷链企业并不多见。
贝壳财经记者根据wind数据不完全统计,进入6月份以来,冰山冷热、延安必康、龙洲股份、光明地产、畅联股份、红宝丽、阳光乳业、天顺股份、庄园牧场、东贝集团、福田汽车、顺丰控股、汉钟精机、广弘控股、东风汽车、广汇物流、中粮工科在内的17家企业先后在互动平台上表态,自家业务涉及冷链物流。
但从各自业务占比来看,其含“冷链量”几何值得推敲。
以冰山冷热和中粮工科两家企业为例。冰山冷热在互动平台上表示,冷链物流是公司优势细分市场之一,公司将积极把握政策机遇,持续深耕冷链物流市场。
但根据其去年年报显示,2021年,冰山冷热主营制冷空调业务,2021年相关收入20.32亿元,占其总营收97.26%。其年报中也提及冷链,但更多是涉及参股松下冷链(大连)有限公司,2021年,其股权投资账面价值余额为9033万元。
中粮工科则表态其是国内农粮食品和冷链物流行业的综合技术服务商、装备制造商,主要服务于稻米、小麦、油脂、饲料、玉米及粮食物流仓储领域和农副产品冷藏、冷链物流领域。公司2021年年报显示,公司冷链物流行业营收为4.66亿元,与公司总营收规模的21.7亿元相比,其占比仅有21.5%。
对此,赵小敏总结认为,国内还是缺少一个综合性的、规模化、专业化的冷链公司。赵小敏表示,尤其是规模领域,目前,A股涉及冷链的上市公司已经达到150家左右,但还没有一家企业达到千亿规模的体量,即使规模最大的顺丰控股也没有达到。“所以市场空间非常大。”
最初一公里、打通县城一级冷链建设是关键
冷链物流正处风口,仍有不少短板急需补齐。
刘海波认为,“最初一公里”的问题较为迫切,问题也较为集中。刘海波具体解释,最初一公里指的是,农产品从田间地头采摘之后要进行冷处理,防止其产生大量“呼吸热”。
“往往在第一步不重视,就导致了有呼吸热的情况下运输到下一阶段,这样导致最后一公里也没有意义。只有这一步做好了,后面的链条才有意义。”
刘海波还认为,中下游环节中,冷库建设多元化需求不匹配也是亟待解决的问题之一。
赵小敏指出,目前,国内物流冷链建设最大短板、最大关键在县城一级冷链建设。以往冷链物流从田间地头直接到城市中间,县城一级没有涉及,这就存在巨大缺口。“目前国家正在开展县域和相当一部分三四线城市及欠发达区域的商业建设行动,如果县城这个部分能实现中间衔接,实现全国冷链一体化,物流冷链基础就算彻底完成了。”

物流资讯|物流新闻|物流展会|物流政策|物流法规|物流论文|物流管理|物流策划|物流知识